老年喵

只能吃甜文了😤

【喻黄】name(渣文慎点)

喻黄 ooc有 其实作者也不知道她写什么系列 小学生文笔
bgm:name---FireFlight
这首歌真的好好听,完全没想到一个摇滚乐队可以唱出这样舒服的歌,一开始还以为不是他们唱的(笑)其实一开始是听着歌来的,然后越写越不关这首歌的事π_π写着写着都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了,。看到喻队失控还是有点开心?所以文可以不看,歌一定要去听。
(1)
喻文州正在静静地坐在手术室的外面。手术室门上的红灯发出刺眼的光。喻文州的眼睛看上去毫无焦点,整个人都放空似的,仿佛这个世界与他毫无关系。
谁也不知道,他在这里坐了几天。
手术室的病床上躺着一个棕色头发的少年。他身上的血与病床的雪白的床单融为了一体,那些血已变成了深红色。不知道它们在这床单上呆了几天。
(2)
手术室里的仪器响个不停,滴滴滴滴。医生和护士手里的活忙个不停。没有人敢放松,因为一放松,在病床上的这个生命仿佛就会被上帝给抢走。每个人都在祈祷,祈祷上帝放过这个生命,不要把他带到上面的世界去。
他知道你的名字
所以他想把你带走
-3
黄少天不知道自己在哪,他身边全是黑漆漆的一片。他不敢随便走动,怕撞到些什么。
我记得我刚刚是救下了一个小孩的啊??为什么会在这里!!!!这个鬼地方是什么啊啊啊啊!!!!
然后他开始自言自语,不断在吐槽。不久他累了,躺下来。发现天空和周围不一样,感觉像一部电视机?对,是电视机。它的显示屏出现了一大堆雪花。啊,这个电视机也是挺旧的。电视开始播放画面,一个宝宝呱呱的再吵,但他并没有在哭;一个毛还没长齐小鬼头,慢慢的站起来,开始一步步的慢慢走,口中从未停过,一直在动,不知道在说些什么…………一个个画面在电视机里划过,黄少天知道这都是他经历过的这是他的人生的特别有意义的画面。
然后他看见一个黑色头发的小孩出现,文质彬彬,从身上透出一股古代书生的气息。
小时候的队长真帅啊,和我一点也不同。为什么这么好的队长会喜欢上我呢,我真是太幸运了。
电视机开始播放他们在一起所经历过的画面……第六赛季捧杯的那一刻,出席第八赛季后的记者会,和队长第一次去看的电影,第一次两个人单独吃的饭,住进只属于两人的房子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太多太多,他发现在后半部分的画面都有喻文州的出场。
我们真的整天黏在一起啊。
然后他看见自己冲出马路,推走了一个正在捡球的孩子。画面就变成一堆的雪花,刺啦刺啦的声音把吵吵闹闹的说话声给替换了。
啊,原来这是跑马灯啊。原来我已经死了……真是遗憾呢,还有很多事还没做啊……
他躺在地上,想着有哪些事还没完成,有哪些话还没有好好的说出来。对不起呢,队长。不能每天早上和你说早安,还没有和你一起去见见我们家的两个活宝,没有把你好好介绍给他们。不能在和你去看电影,…………最抱歉的是,不能和你在两个人头发都白的时候一起吐槽叶修那个老家伙。
他在脑海里想象着两个人老去的面容,然后自己的嘴没有停过,而对方一直在微笑,不时搭上两句。
黄少天的耳边响起一股莫名的声音,仿佛在召唤他前去。
啊,上帝在召唤我了。应该走了吧。
他起来,习惯性的拍拍屁股上不存在的尘。迈出第一步,然后他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。一把熟悉的声音在叫他的名字,少天,少天地叫他。这把声音与往常不同,仿佛用尽全身的力量在叫。
我想见你,我不想死,我想和你一起做很多的事。
他冲着那把声音的源头跑了过去。
+4
喻文州心里并没有外表那么平静,其实他心里很慌。他害怕失去手术室里面的那个他。他的手一直掐着大腿,仿佛在证明这只是一场梦。
蓝雨的队员来看过他,叫他去吃吃东西,回去睡个觉。他一步都不想离开,害怕只要自己一离开,他也会从这个世界中离开。但最后他还是被人劝服了,他并不想看到别人跪下来求他的那个场面。
他在回忆着自己和他经历过得一切,然后想起之前接的那一个电话。
电话里头是警察,通知他黄少天进了某某医院,正在抢救中。
他听到以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他在否决这个消息。但他还是赶过去了。然后见到的,只有一道关闭的大门,一盏刺眼的红灯。
现在他觉得,黄少天即将离开这个世界。他不想,他不想他离开。啪。最后一条连着理智的弦崩点。他拼命在喊黄少天的名字,呼唤着他,让他回到这个世界……他不知道有没有用……但是他绝不放弃,不放弃这个也许可以让他回来的希望。

(5)
手术室刺眼的灯终于暗下,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。面带着微笑

评论

热度(8)